当前位置:首页 > 科普最新闻 > 展品背后的故事第二十六讲|《老子甲本及卷后古佚书》
科普最新闻——详细页

展品背后的故事第二十六讲|《老子甲本及卷后古佚书》

2020-02-13 来自:上海中华印刷博物馆

帛书《老子甲本及卷后古佚书》为先秦墨迹,原是于长沙马王堆第三号墓出土之墓主珍藏品。因浸水受潮,又放在木片上,帛已破损,字也有许多残缺;此帛宽24寸,全文463行,总计13000余字,最后附无题古佚书4篇。

    帛书《老子》甲本及卷后佚书合抄在317厘米的长卷上。文中不避汉高祖刘邦的讳,其抄写年代当在刘邦称帝(公元前206年)之前。《老子》甲本卷后古佚书包括《五行》、《九主》、《明君》、《德圣》四篇。帛书出土时残破,文字多有缺损。

   《五行》篇紧接着《老子》甲本抄写,其内容主要是阐述聪、圣、义、明、智、仁、礼、乐等道德规范,是失传已久的关于“思孟五行”理论的重要文献;《九主》主要内容是记述伊尹论九主的言论,故又称其为《伊尹•九主》,所谓九主即法君、专授之君、劳君、半君、寄主、破邦之主二、灭社之主二;《明君》篇主要是阐述贤明君主的几大要务;《德圣》篇的内容主要是融合儒、道两家的思想,对“五行”观念进行综合性的发挥和阐述。指出凡具备仁、义、礼、智、圣五行的君子,就会“德心起”而达到天人感应的“玄同”境界。

       说到《老子》帛书最早的出版印制,还不得不提到毛主席。

    毛主席对古书的偏爱是众所周知的,1974年下半年,由于身体原因,毛泽东决定以休养治病的名义秘密离开北京赴长沙住居。

       来到长沙后,毛泽东住进了湖南省委招待所的蓉园1号楼。就在这座专门接待中央首长,且处于至尊地位的楼房里,毛泽东得知了新华社播发、人民日报转载的有关马王堆发掘与出土帛书的消息。当身边为他读报的工作人员读到《老子》《战国策》《黄帝外经》等书名时,毛泽东不时露出兴奋与激动的神色。当工作人员读完最后一句:“出土的帛书、简牍、帛画等珍贵文物,已由国家严格保护,并正在组织专业工作者进行整理、修复、释文和研究中”时,毛泽东吐了口烟雾,兴致勃勃地微笑着说:“好嘛,他们干了一件大好事,挖出了这么多宝贝东西,了不起啊,中华民族的历史了不起啊!你们有时间要多看一点历史书籍,对提高政治、文化水平都有好处。不知道这些东西什么时候才能整理出来?”

     机灵的工作人员深知事关重大,不敢怠慢,立即催促马王堆汉墓帛书整理小组人员,尽快整理出一至两本的帛书内容,送印刷厂印制,视印制的情况和质量,再考虑如何转呈毛主席阅览的问题。到了9月上旬,帛书《老子》甲乙本由故宫博物院的顾铁符、罗福颐等专家整理出来。国家文物局的王冶秋立即批示文物出版社,派得力的编辑人员进行编排,拿到设备较好的上海新华印刷厂印制。

     马王堆汉墓帛书经修复整理和研究,确定其内容涉及战国至西汉初期政治、经济、哲学、历史、天文、地理、医学、军事、体育、文学、艺术等众多领域,堪称一座微型图书馆。为了保护这么一座历史宝库,商务印书馆中华书局也相继整理发行了《老子》、《五十二病方》、《五星占》和《天文气象杂占》等书。

 

 1972年-1974年发掘的长沙马王堆三座西汉墓葬,是西汉初期第一任轪侯、长沙国丞相利苍的家庭墓地。据《史记•惠景间侯者年表》和《汉书•高惠高后文功臣表》记载,利苍于汉惠帝二年(公元前193年)被封轪侯,死于吕后二年(公元前186年)。

    一号墓主人是名不见经传的利苍之妻辛追,逝于公元前163年左右;二号墓主是利苍本人,史书记载其于公元前186年去世;三号墓主则是利苍和辛追之子,据墓中纪年木牍记载,其下葬年代为汉文帝十二年,即公元前168年,死时三十多岁。

    马王堆汉墓丰硕的考古成果,使其当之无愧地成为二十世纪中国乃至世界最重大的考古发现之一。马王堆三座汉墓共出土了三千多件珍贵的帛书、帛画、简牍、丝织品、漆木器、乐器、大量的动植物标本、竹器、陶器、兵器等,无不是稀世珍品。

    与家喻户晓的埃及木乃伊干尸不同,马王堆汉墓出土了一具在地下“长眠”了两千多年、依然保存完好的辛追夫人遗体,成爲“湿尸”类古人类遗骸最典型的代表,也因此被学界称爲“马王堆型古尸”。因为她根本不像一具古尸,皮肤仍旧是淡黄色的,按下去甚至还有弹性,部分关节能够活动。女尸经过防腐处理后,被送到了湖南省医学院,注射防腐剂时,女尸的软组织随时鼓起,以后逐渐扩散,和新鲜尸体十分相似。这不仅是世界考古史上的奇迹,而且也是人类历史上的奇迹。

 

马王堆一号汉墓因出土了一具栩栩如生的女尸轰动了世界,而三号汉墓因出土大量帛书和简牍,同样震惊了全世界,并持续推动马王堆学的形成和开展。

就在考古发掘工作刚结束不久,1974年3月,国家文物局马上组建马王堆汉墓帛书整理小组,邀请北京大学、中山大学、复旦大学、中国科学院各有关研究所、故宫博物院、中国历史博物馆及全国有关科研机构的专家、学者数十人参加。整理小组设在北京红楼文物出版社三楼。它的成立,在我国文物保护和帛书整理史上,具有特殊的重要意义。

 

从世界角度而言,马王堆汉墓出土简帛,其考古价值堪与古埃及的纸草文书、西亚两河流域苏美尔人泥版文书相媲美。比较西汉前期发现的孔子壁中书、西晋之初发现的汲冢书,以及近年出土的湖北荆门郭店竹简等先秦文献的几大发现看,以马王堆汉墓出土简帛所载内容最爲丰富,所涉面最广,简、牍、帛、牌、封泥等载体最爲齐全,帛书《老子》也正是出自此处。

    丝帛是在纸张普遍使用之前,与竹、木共享的文书、画及图、表等的书写载体,文献中的“书于竹帛”即指此。书写在竹简、木简上的文书多见,但书写于帛上的文书究竟是何式样,过去因缺乏实物证据,无从知晓,直至马王堆汉墓的发掘,人们才有幸看到了它的样式。也正是有了商务印书馆中华书局上海新华印刷厂等公司的保护与修复,才能让其丰富的文化内涵更好地流传。

 

友情链接
数字科普场馆

微信扫一扫

科普行下载